您好,欢迎进入古北口镇政府网!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民俗旅游>>旅游资讯 旅游资讯

全国唯一“百家姓村”—— 古北口镇河西村
发布时间:2016-09-23 丨 阅读次数:625

山合疑无路,溪回别有村。

露花红朵朵,烟柳绿根根。

谁画峰峦好,远愁费墨痕。      

这是清代著名文学家李调元吟咏密云古北口镇河西村的诗句。河西村,原名柳林营,始建于汉武帝元朔二年(公元前127年)。据说河西村旧时古木参天,一片葱茏,尤以柳树最为繁茂,村里既有衙署,又有校场,还大量屯兵,故名“柳林营”。小村不大,却南面潮河,背倚卧虎山,潮河如带,山如卧虎,长城如练,将这里装扮得既威武雄伟,又古朴典雅,大气中不失风韵,凝重中不失儒雅。

河西村

潮河,发源于河北丰宁,其水性湍悍,声响如潮,故名潮河。潮河自河北省滦平县西部流入密云县后,经长城关口古北口,从古北口河西村南流过。潮河南来,峡谷洞开,“四面环山,一水中流”成为河西村独有的韵味。千百年来,北方游牧民族不断顺潮河南下,所以中原王朝在此布下重兵,河西村由此便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明代诗人杨选在《巡边》一诗中有这样的吟咏:“潮河潮河,流迫山阿,中有嗟呀之巨石,旁倚峻嶝之危坡。长垣占乎重隘,铁垒肃乎金戈,虏兮虏兮奈如何!”真是道尽了关河之险。

 

潮河

河西村背倚之山为卧虎山,海拔665米,地势险峻、陡峭。山峰南缓北陡,脊尖底宽,山形颇具卧虎之势,头高尾低,头卧西山,尾扎潮河,威猛雄壮。这样的山势,加之虎头上的长城楼台,虎背上的长城墙体,虎尾的水门奇观,怎不让人拍案称绝。特别是万里无云之际,那晴空下的卧虎山,雄伟嵯峨,凌空高耸,那跃跃纵身跳涧的姿态,真是勇猛。

卧虎山

河西村在中国抗战史上占有重要地位,这主要是源于发生在1933年的长城抗战古北口战役。此次战役打响了北京地区抗日第一枪,以战况最激烈、战时最长,对战局影响最大,而成为长城抗战的浓墨重彩的一幕。在国难当头、民族危亡之际,广大爱国将士,抱誓死卫国之决心,为民族争生存,同仇敌忾,血洒长城,其铁血精神,早已和以河西村为代表的古北口的大好河山融为一体,凝结着无限爱国情思的历历往事,终成中华民族抗战史上耀眼的一环。

长城抗战第一枪

走在河西村宁静的街道上,路旁点缀着青砖灰瓦的平房,隐隐传来几声鸡鸣狗吠,渲染出一派牧歌情调。在这里,我们走在苍茫古道,脚步轻轻,因为我们知道,脚下便是沟通关内外的古御道。清朝康熙年间,开始在承德修建避暑山庄,为了北京与承德间来回的方便,特修筑了600多华里的京热御道。御道密云段是从密云起经罗家桥、石匣城、遥亭、南天门至古北口。据沿途乡民讲,当时从京师至古北口的这条御道主要是由乡间小路拓宽的土道。清帝由密云经九松山、石匣城、遥亭,过南天门,渡潮河浮桥,“每岁秋狄木兰,乘舆过此,例造正副浮桥以渡”。过桥后沿潮河东岸北行,经古北口村内的大街出关或驻跸在古北口河西村提督署,第二天再行进。当年的河西村,南部为川原湖淀,往北则绵延叠翠,再加上这里的古镇雄关和起伏蜿蜒的万里长城,处处优美如画,康熙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皇帝多有盛赞。其中康熙皇帝曾在古北口“御门召见农夫野老,垂问晴雨粮价”,百姓们白天去见皇帝,一直说到“灯火照耀”。这些传奇故事足以为河西村增辉。

 河西主街

正是因为御道的修筑,让河西村成为卫护清代皇帝出行的重地。清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,在此建柳林营,并筑有东西两座街门。东门台座下券门通车马,台座上建三间殿宇,是庑殿顶形式,正脊间塑有二龙戏珠图案,殿内奉文魁星神像;西门建有庑殿顶殿堂三间,内供奉观音大士像。券门上有石额“柳林营”三字。

街中部路北旧有直隶提督署衙门,占地达数十亩。直隶提督署原驻河北大名,康熙皇帝考虑到古北口距京师只有二百余里,是拱卫京畿的险塞,必须加强此地防务,于康熙三十二年,移直隶提督署于古北口,提督署提督,相当于现在的省级军区司令员,统辖提标四营,节制七镇八协,兼辖河屯一协三屯等营,兵丁分驻石匣、密云城、顺义、古北口四地。而今,提督署衙门虽已变为小学校址,但提督署衙门前石狮子尚在,其威武雄壮之姿,似在显示着提督署的猎猎雄风依然。

 

提督府旧址

细数这里的历史古迹,不仅有闻名于世的卧虎山长城、万寿山长城,更有长城历史上罕见的姊妹楼长城,长城历史上跨度最长的水关长城。还有七郎坟、吕祖庙、清真寺等众多古迹,可谓数不胜数。

七郎坟指传说中的北宋名将杨业第七子杨七郎的坟墓,位于河西村万寿行宫东北侧山坡间。坟丘封土高达5米,直径达2米多。坟形如塔,耸然直立,举目可望。

 

七郎坟

潮河如带,从古北口镇中间流过,很自然地将古北口分为河东、河西两片。在最北的北门关处,东有蟠龙山,西有卧虎山,两山对峙,如二将把关。蟠龙山上建有关帝庙,庙门向西;卧虎山上建有吕祖庙,两庙隔河相望,庙门相对,故有“坡面徘徊对垒门”之说。

说到清真寺,更为传奇。其始建年代不详,但从院内挖出的石碑记载,重修于明崇祯二年九月。到了清朝康熙年间,西宁人马进良到古北口柳林营提督署任提督,重新修建了清真寺。由于他在古北口政绩突出,得到了康熙皇帝的赞誉。有一次,康熙皇帝到古北口接见了马进良,并亲自赐他御衣,还写了诗文《为古北口提督马进良题》,诗云:“勇贯先锋气,鹰扬后阵威。秦关提宝剑,沙碛历天旗。白发秋霜肃,丹心皎日辉。饯饮军民别,恩崇赐御衣。”

吕祖庙、清真寺只是河西村众多寺庙建筑的精品,河西村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村,其最大特色,便是儒、佛、道三教共存,相互交流融汇,薪火不灭,代代相传,使这里的历史文化底蕴更显深厚。

 

蟠龙卧虎遥相对

河西村共有600多户,1900多口人,百分之七十是汉族,百分之三十是少数民族,其中有满族、回族、蒙古族、朝鲜族、苗族、裕固族,全村共有135个姓氏,是全国唯一一个百家姓村。众多姓氏中,除了常见的张王李赵等姓氏,还不乏“桐”、“索”以及“巴”这些并不常见的姓氏。原因何在?原来,拥有这些姓氏的人是当年来自五湖四海的驻军的后裔,这既说明了这里军事位置重要,更是中华民族血脉相融的历史见证。

百家姓文化墙

 心事浩茫连广宇,于无声处听惊雷。人们在这里临风怀古,叩问沧桑。柳林小镇的风云舒卷,无数的英雄如花开花谢,一个个泣血的故事埋藏在每一块长城的残砖里。英雄之死的历史记载着人们所景仰的壮烈,英雄不死的传说则承载着人们对壮烈的景仰。能够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小村,找到与中华民族精神相近的对应,让人从中邂逅知音,产生共鸣,无论是在历史的坐标上、文化的坐标上,还是精神的坐标上,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,古北口河西村就有这样的魅力。

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,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。岁月匆匆,乡愁如酒,我们挽不住时光的脚步,所能做的,只是用手中的笔,留住这淡淡的乡愁。